快捷搜索:  

伟大的导演一生只拍一种电影

1899年8月13日,英国伦敦,一个名叫莱顿斯通的(de)城郊小镇,阿尔弗雷德·希区柯克(Alfred Hitchcock)出生在一家蔬果店铺的(de)二楼。这正是(shi)希区柯克父亲开的(de)店,一家人(ren)以此为营生,既不富裕,也不贫穷。这是(shi)一个敬虔、正统的(de)天主教家庭,年幼的(de)希区柯克不爱哭闹,乖巧懂事,被父亲称为“我(wo)纯洁的(de)羔羊”。导演希区柯克 | 图片来自网络

导演希区柯克 | 图片来自网络

1920年,希区柯克开始在伦敦拍片。1960年, 代表作《惊魂记》在北美上映。令人(ren)意想不到的(de)是(shi),这部成本仅为80万美元的(de)黑白恐怖片票房大热。它(ta)不仅是(shi)希区柯克技巧最为纯熟的(de)作品之一,还成为了心理恐怖惊悚电影的(de)开山之作。自此之后,精神问题所导致的(de)犯罪行为成为新的(de)一类电影主题。惊险电影由靠恐怖视(shi)觉画面和强刺激声音营造效果的(de)低级恐怖片,提升到了以写实手法设(she)置精神悬疑让人(ren)产生心理震撼与恐惧的(de)高级悬疑片。电影《惊魂记》 | 图片来自网络

电影《惊魂记》 | 图片来自网络

楼梯、阴影、群鸟、希区柯克式变焦...希区柯克以强烈个人(ren)标签化的(de)视(shi)觉影像,勾画出一桩桩犯罪和阴谋事件。他(ta)的(de)悬疑片不再是(shi)好(hao)莱坞电影工业(ye)流水线上的(de)产品(chanpin),而是(shi)带着自我(wo)风格的(de)艺术品。因此,在许多新浪潮电影人(ren)的(de)眼中,希区柯克是(shi)第一位真正意义上的(de)作者导演。
所谓作者导演,即导演在电影创作中处于绝对(dui)权威的(de)位置,能够实现对(dui)自己作品的(de)绝对(dui)掌握。1954年, 特吕弗在《法国电影的(de)某种倾向》 一文中明确反对(dui)当时法国电影的(de)“优质传统”, 指出电影应该是(shi)导演的(de)一种个人(ren)化创作, 同时导演的(de)作品应该体现出某种一致的(de)风格, 这样的(de)电影便是(shi)“作者电影”, 这样的(de)导演便是(shi)“电影作者”。导演希区柯克 | 图片来自网络

导演希区柯克 | 图片来自网络

希区柯克作为首批被命名的(de)电影作者, 当然也不负众望, 以自己的(de)创作映照着电影作者论。
希区柯克娴熟且大胆地运用、开拓各类电影技术,力求做到叙事与形式上的(de)双重创新。纵观其电影创作, 贯穿了电影史从默片、黑白片到有声片、彩色片的(de)全过程, 不断尝试蒙太奇以及长镜头等不同的(de)表意方式。同时,楼梯与阴影、让人(ren)惊艳的(de)金发女郎、对(dui)麦格芬手法的(de)青睐...都体现了希区柯克作品在主题内涵、电影语言等方面的(de)风格特征的(de)延续,并逐渐成为他(ta)独有的(de)个人(ren)标签,被后来的(de)年轻导演不断借鉴、致敬,希区柯克已然成为了悬疑电影中一条强韧且绵延的(de)血脉。希区柯克与金发女郎英格丽·褒曼 | 图片来自网络

希区柯克与金发女郎英格丽·褒曼 | 图片来自网络

希区柯克还有一种独特的(de)“签名”方式:他(ta)会在自己的(de)电影中露面, 以某种独特的(de)幽默感给自己的(de)电影“签名”。如《西北偏北》中,希区柯克客串了一个没赶上公(gong)交的(de)倒霉乘客。《辣手摧花》中,希区柯克客串了一个火车上的(de)打牌人(ren)。在1944年的(de)《救生艇》里,希区柯克竟然出现在报纸上的(de)减肥广告里,展示(zhanshi)了使用某项药物之后的(de)减肥效果,据说当年许多人(ren)真的(de)向希区柯克打听此广告。电影《救生艇》 | 图片来自网络

电影《救生艇》 | 图片来自网络

“证明作者可以在最受限制的(de)电影生产体制中存活的(de)话, 那么世上的(de)任何一个角落都有他(ta)们(men)的(de)立身之地。”在“制片厂制度”的(de)束缚下, 我(wo)们(men)仍能在作者电影中感受到导演创作的(de)激情和生命力。
说到作者电影,我(wo)们(men)无法绕过英格玛·伯格曼:
伯格曼与作为备受学术界推崇的(de)“三大作者”之一,将电影和作者并列起来,将自己放置在与艺术家完全对(dui)等的(de)地位,将电影视(shi)为像音乐、文学、绘画、雕塑等艺术门类一样具有完整意义的(de)艺术品,全方位地走进电影世界,与电影对(dui)话,去体味、去咀嚼、去探索、去追寻有意味的(de)人(ren)生。导演英格玛·伯格曼 | 图片来自网络

导演英格玛·伯格曼 | 图片来自网络

伯格曼的(de)影片几乎全是(shi)由自己编剧和执导的(de),并且有着十分鲜明且一贯的(de)美学风格和主题个性。或许与伯格曼孤独苦闷的(de)童年,以及就读于文学系的(de)教育经历有关,在伯格曼的(de)影像世界里,主人(ren)公(gong)总是(shi)如同导演本人(ren)一般,有着各种各样的(de)精神困顿与哲理思索。伯格曼通过对(dui)人(ren)物内心世界的(de)探求,来述说人(ren)类所面临的(de)最古老且最尖锐的(de)一系列问题,有关爱,有关上帝的(de)沉默,有关人(ren)与人(ren)的(de)隔膜。
特吕弗第一次看完伯格曼的(de)影片说:“他(ta)已经做了我(wo)们(men)做梦都想做的(de)事。他(ta)写电影,就如同作家写书。不过他(ta)用的(de)不是(shi)笔,而是(shi)摄影机。”基耶斯洛夫斯基评价伯格曼:“世界上唯一一位能像陀思妥耶夫斯基和加缪那样,诉说人(ren)性的(de)导演。”李安则这样形容伯格曼对(dui)他(ta)的(de)影响:“伯格曼这个人(ren)对(dui)我(wo)来讲,就像把我(wo)的(de)处女拿去一样,我(wo)的(de)世界由此变得不一样,触电了。”正是(shi)因为看了伯格曼的(de)影片《处女泉》,李安才决心走上电影导演之路。李安与伯格曼 | 图片来自网络

李安与伯格曼 | 图片来自网络

英国著名影评人(ren)菲利普·肯普说过,要想领略真正的(de)北欧电影,就去看英格玛·伯格曼,他(ta)的(de)电影把“北欧忧郁”表现得淋漓尽致。“伯格曼式”的(de)北欧阴郁贯穿了伯格曼的(de)所有作品,成为一种标签化的(de)美学特点。
正如同伯格曼本人(ren)所说,他(ta)一生都在追求彩色的(de)黑白电影, 用回忆、想象、梦境、闪回、主观镜头等独特的(de)电影创作手法,表现人(ren)物丰富复杂的(de)精神活动,在极简的(de)影像风格中注入有关饱满的(de)理性哲思,赋予看似单调的(de)镜头以独特的(de)美学阐释。沉郁的(de)色调、梦境与现实、诗意的(de)意象、回环往复的(de)思考与叩问...伯格曼编织出一个阴郁而又乐观的(de)影像世界,正如同读者的(de)评价,“宛如一个带着泪的(de)微笑”。电影《处女泉》 | 图片来自网络

电影《处女泉》 | 图片来自网络

此外,伯格曼在拍摄影片时,能够突破剧本和制片人(ren)的(de)束缚,将自己的(de)理念注入作品之中,使之具有鲜活的(de)内在生命力,即导演在电影创作中占据核心地位。伯格曼的(de)影片大都是(shi)自编、自导,有些还是(shi)他(ta)自己监制,他(ta)比“作者论”所期待的(de)导演应突破剧本和制片人(ren)的(de)束缚更前进了一步,实现了“作者电影”的(de)理想状态——导演掌有一部影片全部的(de)话语权。伯格曼在《第七封印》片场 | 图片来自网络

伯格曼在《第七封印》片场 | 图片来自网络

走入伯格曼的(de)电影,就像踏上一个心灵的(de)旅途。在伯格曼的(de)影像世界中,阴郁而又温暖的(de)哲思是(shi)永恒的(de)基调,在主人(ren)公(gong)的(de)命运起伏中,伯格曼徐徐述说着对(dui)人(ren)类命运的(de)殷切关注与同情,对(dui)人(ren)类精神与灵魂的(de)不朽思考。
参考资料:
[1]High电影.希区柯克与《惊魂记》 .百度文库,2020.
[2]元山观影谈.《惊魂记》——悬念电影大师希区柯克的(de)代表作品,细思极恐.百度文库,2019.
[4]张腾玮.“作者论”视(shi)域下英格玛·伯格曼电影研究[D].郑州大学,2019.
[5]特吕弗著,郑克鲁译.希区柯克与特吕弗对(dui)话录[M],上海人(ren)民出版社,2007.
[5]王家东.类型电影与作者电影视(shi)域下的(de)希区柯克[J].导演评述,2018-3,57-59。

原标题:《聚焦 | 伟大的(de)导演一生只拍一种电影》
阅读原文
湃客,电影故事,伯格曼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

共有:889人留言! 共有:889人喜欢本文! 点赞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加载中......
发表评论